您的当前位置:反洗脑网 > 大学生传销 > 山东省 > 正文

山东济南一大学生讲述亲身经历 揭露传销组织内幕

来源:生活日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2-17
导读:11日,本报报道了两名齐鲁工大的女大学生疑似进入传销组织一事,引发社会关注。传销组织里面到底有多少大学生?大学生为何这么容易受骗?12日,记者采访了曾经误入传销组织的一名大学生。 被骗鼠窝29天的非人生活 徐德钦是山东建筑大学毕业生,老家云南普洱。从去

济南一大学生讲述亲身经历 揭露传销组织内幕

  11日,本报报道了两名齐鲁工大的女大学生疑似进入传销组织一事,引发社会关注。传销组织里面到底有多少大学生?大学生为何这么容易受骗?12日,记者采访了曾经误入传销组织的一名大学生。

  被骗鼠窝29天的非人生活

  徐德钦是山东建筑大学毕业生,老家云南普洱。从去年3月5日被骗入传销组织,一直到4月3日逃离,这一次经历,被他称作“一部辛酸的血泪史”。

  去年3月,小徐从长沙实习结束,准备返回学校。有一天,QQ上一个比他高两级的师兄突然闪了出来,很快就聊到了找工作的事。

  得知小徐想做销售类工作后,对方主动说,他在郑州做销售,有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,希望他过去看看。3月4日,小徐乘火车去郑州,即将抵达时,师兄打来了电话,说临时出差到了平顶山,希望他到平顶山看看。

  5日下午6点钟,小徐坐车来到平顶山。在车站,师兄和一位自称某机电公司业务员的女生一同前来,三人打车到城郊一所农家小院。当晚,小徐的手机被没收,接下来,就是有人讲解“先进的”网络营销模式。

  “很显然,这就是传销,我在努力地找机会逃离。”小徐说,对方看管很严,晚上上厕所都有人跟着,每天都是无休止的洗脑,吃的是清水煮卷心菜。可是,严格的监视让他基本没有逃离的机会。

  为了能找机会逃出去,在第17天晚上,小徐把身上的2800块钱交了上去,算是入伙,而此前,传销组织让他拉进10个人才算入伙。交上钱以后,对方对他的警惕慢慢降低。

  4月3日上午11点多,上完课后,小徐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去充话费。“马路上人多车多,我故意走得慢一些,他一进营业厅,我马上转身就跑,等他发现后出来追我,我们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。”跑了一段路,小徐拦下了一辆出租车,之后,让司机把他送到了最近的派出所。29天的非人生活,终于结束。

  和家人通话内容被控制

  尽管已经毕业工作,12日,在看完这几位失联女大学生的报道后,徐德钦说,“我的第一反应,就是她们被骗进了传销组织。”徐德钦说,传销毕竟不是抢劫,里面的人就是通过各类洗脑,让别人相信这种营销模式,从而赚取下线的人头费。“不让你跟亲戚讲太多的话,只让汇钱,这样看来,很明显,旁边有人在控制着她们的通话内容和时间。”

  而三位女大学生之间的关系,也让小徐觉得“太像传销了”。“那种很久不联系的高中同学,突然莫名其妙地给你打来热情洋溢的电话,邀请一起做大生意,这是骗人进入传销组织的常见伎俩。”小徐告诉记者,他之所以信任那位拉他入伙的师兄,就是因为俩人曾在一个实验室学习过。徐德钦说,在他所误入的传销组织中,有一百多人,“绝大部分都很年轻,口才都不错,尤其是被洗脑后,他们的骗术的确很可怕。”

  这种所谓的先进营销模式,究竟能给传销者带来多大收益?徐德钦说,他见到有个年轻人从亲朋好友那里骗了8万多块钱,而最后发到手里的钱却很少。“这时你会发现,靠着拉人头发财,其实只是一个泡沫,更多的钱,是被操纵这个组织的人拿走了。”

  鼠窝里一半是大学生

  小徐说,他曾经误入的团队,大约有100人,被骗进去的大学生非常多,差不多能占一半比例。驻济高校中,有山东轻工业学院(现齐鲁工业大学)、山东师范大学、山东建筑大学、山东艺术学院等高校,还有一些职业院校的学生。

  “在我进去之前,有个山东艺术学院的学生,当年考的研究生,2月份被骗进去,耽误了研究生复试。”小徐说,和他差不多时间逃离的,还有一位山东农业大学的研究生。

  如此洗脑:

  宁做创业狼 不做打工狗

2012年7月,济南警方一举端掉隐藏在城乡接合部居民小区内的6个传销窝点,56名传销成员被抓,16名头目被刑拘。

  被查的这6家传销组织,管理模式完全相同:业务员每天见到主任都要90度鞠躬,并绝对服从;业务员和业务代表每天都要待在卧室,没有主任的允许绝不能走出;上厕所要向主任申请,并有人全程监督;每天晚上9点卧室锁门、次日7点开门,在此期间不许上厕所;所有洗刷用具都要摆放整齐;每天早晨起床后先做50个俯卧撑。进入组织第一周接受培训期间免费吃喝,之后生活费要自己掏钱,并被强制拉人头。如果拉不来下线就要遭受身体折磨,甚至暴力殴打。

  记者在警方查获的几十本培训笔记上看到,里面内容充斥着财富、梦想、事业、心态、观念、付出、回报、抉择、机会等字眼。其中一个笔记本上写着“宁做创业狼,不做打工狗”的字句。民警称,传销成员中有多名在校大学生和刚毕业的学生,新成员被骗到窝点后,便开始接受培训,一开始可能是排斥的,听几天课后就变得开始合作。再之后,一部分积极分子便从原来的受害者变成了拉人入伙的加害者。

  数目惊人: 两成传销头目是大学生

  生活日报9月12日讯 记者从省公安厅了解到,去年以来,我省警方共捣毁18个传销窝点,破案27起。在被查处的案件中,均有大学生参与者,有的大学生甚至成了上线头目。

  2012年4月,在济南一所大学读大四的小刘,突然接到室友小曾的邀请,说是跟自己的女友小秦一起去听课。小秦是同城一所职业院校的学生,她在亲戚介绍下,认识了一个“老师”。在亲戚口中,这个老师是全国知名的大师级人物。正好闲来无事,在小秦的带领下,小刘便与小曾来到某小区居民家,拜访这位大人物“黄老师”。

  黄老师打开一个网站,讲授互联网时代赚钱的新思维:传统工作来钱太慢,互联网时代要颠覆过去的赚钱方式,否则不能迅速致富,不能实现个人的社会价值,也就不能尽快赚大钱孝顺父母……2个小时的授课完毕后,黄老师打开个人网上银行账户,展示自己8位数的账户余额,并称只要加入他的营销团队,从身边发展10个人进入团队,就能跟他一样迅速拥有财富。听完课后,小曾敌不过女友的劝说,花2600元购买了一套所谓“终身教育网站”的账号、密码。而小刘总觉得这事不靠谱,便没有掏钱。小曾的女友反复劝说,希望小刘入伙:你人脉那么广,肯定能赚大钱。不过小刘始终不为所动。几天前小刘得知,2年过去了,小秦至今没完成发展10个下线的基本任务。

  省公安厅相关负责人称,2013年我省共立传销案件53起,破案27起,捣毁传销窝点18个,抓获传销犯罪嫌疑人126名。“大学生已成为传销组织渗透的主要目标群体。”一名民警告诉记者,几年前,聊城警方曾破获一起震惊全国的“蝶贝蕾”传销案,涉及传销人员50多万,其中20%的头目是大学生

  警方揭秘: 大学生为何容易上钩

  自1998年对传销定性为非法以来,各地警方、工商等部门持续打击,可传销不仅未清除,反而借助互联网、手机等媒介越发猖獗。

  记者了解到,打击传销的法律、政策模糊不清,细则不明等,使得滋生传销的土壤依然“肥沃”。传销组织行动诡秘,骨干分子多在地下,而且往往异地传销。此外,传销组织除了过去的“拉人头”外,现在又发展出“卖服务”、“加盟店”等新的道具,用一套模式化的培训方式编造暴富神话。

  民警分析,高智商人群在情商方面不一定有优势。对大学生群体而言,近几年由于就业难度较大,部分单纯的大学生,很容易在同学、亲友的诱导下,深陷传销不能自拔。

近几年来网络传销应运而生。不法分子在网上发布信息,诱骗急于证明自己是精英或者找工作的大学生,特别是以找工作的名义诱骗大学生。

  在警方破获的案件中,传销人员的笔记写明了发展渗透的目标对象:一是兄弟姐妹;二是五同——同学、同事、同乡、同宗、同好;三是前后左右邻居;四是师徒、战友等。在这其中,不具有社会经验的大学生,最容易成为上钩者。

  经侦民警提醒大学生,不要相信天上掉馅饼的好事。不要轻信别人,因为传销的发展模式就是“杀熟”。此外,加入公司组织,应事先了解公司的资质和信用,通过工商部门和税务部门查看是否是“三无”皮包公司。



 

 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推荐:

Copyright ©2018 反洗脑网 155-7889-1325 版权所有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