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反洗脑网 > 传销资讯 > 陕西省 > 正文

陕西西安:不接受洗脑被打死,人工智能抓住了传销的痛处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2-16
导读:据报道,以招工名义将36岁安徽男子骗到临潼,受害人多次向家里要钱无果, 传销 团伙头目指使多名成员将其打死。目前,涉案13人已被批捕进入公诉程序。 一张火车票证实男尸身份 公安临潼分局刑侦大队专案组办案民警介绍,2月17日下午4时许,该局火车站派出所

     
      据报道,以招工名义将36岁安徽男子骗到临潼,受害人多次向家里要钱无果,传销团伙头目指使多名成员将其打死。目前,涉案13人已被批捕进入公诉程序。

 

      一张火车票证实男尸身份

      公安临潼分局刑侦大队专案组办案民警介绍,2月17日下午4时许,该局火车站派出所接到报案,称在小寨村路边发现一具男尸。经法医初步勘验,死者身上有明显外伤,应为殴打所致。

 

      民警勘查时发现现场南边四五十米远有三户农家老宅,东边、中间两户的门上着锁,西边的房门敞开着。进去一看,房里扔着些旧拖鞋之类的生活垃圾,显然有不少人住过,可房子里却没有床,只是地上有几块床板。技术人员在地上找到了一张2月12日从安徽一车站到西安的火车票,乘车人是“卞某”。经与死者家属联系,证实死者就是卞某,2月12日离家到临潼“上班”。

 

 

      死者生前曾多次向亲属借钱

      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,卞某36岁,是电焊工,多年来一直辗转于全国各地的建筑工地。今年春节过后,他在网上看到一条招聘电焊工的信息,承诺的待遇不错,电话里谈好后,2月12日来到工地所在的临潼。

 

      据家属反映,案发当天,卞某的手机从10时23分到14时21分共打出了15个电话,分别打给父母、哥哥、姐姐、姐夫以及最要好的几个朋友,都是借钱。理由是他在外面骑电动车不小心把人撞了,急需钱给人家做开颅手术。接到电话后,卞某的家人一商量认为卞某是被传销团伙控制住了,但电话再打回去,手机却关机。

 

      无人举报是传销破案的难点

      在我国大多数地区,尤其是是三四线城市,民众对传销的认识远远不够,居住环境的安全意识也不强。而人群聚集的地方,恰恰是传销生根发芽之处。

 

      普通百姓容易上当受骗,高级知识分子、精英人士就能免于祸害?

 

      12日有媒体爆出,一位退休女法官再次以身说法。张女士今年60岁,2013年退休,退休前是西北地区某法院的法官,从事审判工作27年。2010年秋季,利用休年假的机会,张女士到广西北海度假。没想到,几天后,她在这里被传销人员拉进传销组织,并很快洗脑,自己和父母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近30万元打了水漂,差点丢掉性命。

 

      一线警官:为什么传销难抓?无人报案是难题之一。

 

 

      AI普及将挤压传销的苟且领地

      传销组织有南北派之分,北派传销的特点是有暴力色彩,常常在偏远的村子,紧挨农田、山林,隐蔽而难以定位;南派传销通常在正规小区里,或者直接租写字楼上课,也不限制人身自由。更可怕的是,他们还以家庭为单位,用“串门”的方式进行洗脑,讲究“精神控制”,防不胜防!招聘、网络交友聊天,考察项目、包工程、旅游、探亲等,都可能是幌子。

 

      目前,国内社区管理确实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。既不能影响居民的日常生活,又要保证对进出人口有充分的监测,最好还能辨别出可疑人员。假设不考虑社区发展现状,单是在人力物力的投入,这份支出有多少居民愿意埋单?

 

      车站、商店、门面,在很多公共场合,你可能见过扑满大街小巷的摄像,但大概只有收到交通罚单的时候,你才发现它的存在感,甚至反感。而其实,这种智慧监控系统是社会安全的坚实后盾。它能在人群中追踪人脸、车辆等,是犯罪的克星。

 

      然而,落实到单个社区的日常监测,监控系统也是鞭长莫及。传销的存在对于个人、家庭、社会都是重大的威胁,传销致死案件在全国各地屡屡上演。面对这些苟活在阴暗一角或寄生在华丽外壳之下的传销组织,AI是一件利器。天网系统像一只大手,可以触及中国大部分地区,若安上利爪,犯罪组织定能被死死按住、挖除。



 

责任编辑:admin
Copyright ©2018 反洗脑网 155-7889-1325 版权所有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