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反洗脑网 > 传销资讯 > 贵州省 > 正文

贵州贵阳传销“老总”吐露心声:明知是骗局 也得撑下去(图)

来源:贵阳新闻网-贵阳晚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2-04
导读:核心提示 今年4月中旬,经过近一年的侦查后,贵阳市第一个新型传销大案5.07专案告破(本报曾报道)。5月17日,该案中被刑拘的32名头目及骨干,经贵阳市观山湖区检察院批准逮捕,即将进入公诉程序。 5月21日,经过警方准许,记者来到贵阳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,

     核心提示
  今年4月中旬,经过近一年的侦查后,贵阳市第一个新型传销大案“5.07”专案告破(本报曾报道)。5月17日,该案中被刑拘的32名头目及骨干,经贵阳市观山湖区检察院批准逮捕,即将进入公诉程序。
  5月21日,经过警方准许,记者来到贵阳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,对该案的大头目,“行业体总”李尧江及骨干成员、“老总”李斌进行采访。
  面对记者,两位传销头目说出了“入行”以来的悔过心声。
  “老总”背后的尴尬
  35岁的李尧江,是湖南省涟源市人。高中学历的他,在加入传销前搞过养殖,做过服装厂采购员。
  李尧江称,他是2008年年中被朋友诱骗到广西北海加入新型传销的。2009年初,他带着10余名被他骗去的亲友转移到贵阳观山湖区发展。4年来,已成为传销组织中“体总”级别的他,通过发展下线共赚到了100多万元。
  “除了要帮助亲友提升级别外,赚的钱多是花在管理和用来配置向下线炫富的行头上。”李尧江说,如果带着100多万元离开就众叛亲离了,只能继续做下去,能做到什么时候他也不知道。
  今年刚进30岁的李斌,是重庆市江北区人,该传销组织中的一个“80后”头目。大学本科学历的他加入传销前,是深圳一家电子企业的财务人员。李斌称,他于2011年5月被朋友骗到观山湖区做传销后,自己也将多名亲朋好友“拉下水”,并于2012年6月达到“上总”级别。
  “‘上总’后才发现,所谓的‘6万到10万元的月保底工资’根本是骗局,不过我已经骑虎难下。”李斌说,下线每发展一人,他便得到7000元的提成,总共赚了约25万元,看上去比正常工作的收入高得多。但大部分钱都在维护运行中花掉了,如帮助经济困难的下线、配置山寨版的行头、租用宝马轿车等。
  “洗脑”并没那么神
  作为传销组织中的高级管理人员,李尧江和李斌都表示,外人称新型传销“洗脑”的能力很强,其实不是这样。受骗者在单向接受传销人员蛊惑时,没有去一一求证,并且看到“老总”们炫富后,对金钱的过度渴望才使自己走上歧途。
  李斌称,他刚进传销组织时,被带到市民广场和城乡规划馆,听组织里的人吹嘘“贵阳20年来的大发展,我们出了大力”等论调后,曾想到附近的贵阳市政府大楼里问问是不是这样。“国家是暗中支持我们连锁经营,不可能公开承认、正面回答你的!”结果被蛊惑者一句话,就把想发大财的李斌蒙蔽了。
  “要是当时能静下心来,找相关部门核实一下说法,就不会越陷越深了。”李尧江懊悔地说,想靠传销发财、暴富,只能是惹祸上身。
  对话实录
  记者:你什么时候才知道连锁经营是骗局的?为什么继续做下去?
  李尧江:我做了“上总”以后。这时已把能骗的所有亲戚朋友都骗来了,他们都和我在一条船上,我走了,这一辈子就没脸见他们了。
  记者:做了传销,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?
  李尧江:从好处讲,是性格变得淡定了。以前遇事容易慌,现在不慌;从坏处讲,就是胆子大了,敢骗敢说,还不会脸红。
  记者:有什么话想对下线说?
  李尧江: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不劳而获、靠嘴皮子就能得到的,天上不会掉馅饼,做传销只会害人害己。
  名词解释
  上总、老总:这是新型传销组织发展基层人员五个级别中最高一级的称谓,所有下线的申购份额达到600份,身份就进入老总级别,简称“上总”,或“上平台”。
  体总:新型传销组织的中层管理人员的称谓,即体系老总,负责管理多个老总及其下线群体,组成一个体系,对体系所有资金有决定权。





 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推荐:

Copyright ©2018 反洗脑网 155-7889-1325 版权所有
Top